全部

  • 全部
  • 內容
  • 期刊號
  • 時間
  • 欄目
  • 作者
當前位置:首頁 > 月刊

林萬里 : 萬隆咖啡的海洋

主欄目:《香港文學》2016年11月號總第383期

子欄目:「咖啡飄香」專輯

作者名:林萬里

夕陽西下,萬家燈火。咖啡館裡幾盞昏黃迷蒙的燈光下聚集了一群人,圍繞着桌子坐下來。桌面上擺放着香味撲鼻的咖啡。這些來這裡打發休閒時光的人們,不要以為是喝咖啡上癮的人。絕對不是,他們是泡咖啡館上癮的人。在這長夜漫漫,圍起來天南地北地瞎扯。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「泡哥」,不只是有大學生、教授和高校職工,也有不少來自各階層的市民。他們都喜歡抽空來泡這個瀰漫咖啡香味的地方。

目前,在萬隆泡咖啡館已經變成一種時尚。

如果你想體驗這種休閒生活。請來萬隆。萬隆有很多這樣的地方歡迎你。

荷蘭人統治印尼的時代,被荷蘭人稱為「爪哇的巴黎」(Paris Van Java)的萬隆,近兩三年來,咖啡館像雨後春筍般處處冒出來,而且勁頭十足。筆者最近走訪了幾家咖啡館,進行調查,想知道目前在萬隆到底有幾家咖啡館。幾位被訪者沒有一個能夠回答這個問題。其中有一位提供最新的信息。目前在萬隆每個月至少有一兩家新咖啡館開張營業。約略估計有兩百家以上散佈全市各處。

照這樣的勢頭發展,可以預見,不必多久,萬隆的咖啡館,將排名印尼第一。

最近在萬隆有一家新開張的名叫「Kiwari Padasuka」咖啡館,引人注意。店主荷爾敏女士(Hermin Karina)是西爪哇Padasuka地區的咖啡園的園主,同時她本人又是西爪哇農園局高級官員。在開張宴客儀式上對記者說:「由種植園到咖啡館一體化的經營方式,把西爪哇出產的阿拉比卡品種的咖啡送進咖啡館已經變成一種時尚。為迎合年輕人這個群體而陸續開張的咖啡館,讓萬隆開始以『咖啡調製者之城』為大眾所知曉。萬隆蓬勃發展的咖啡館,也給年輕人提供就業市場。何況西爪哇培養出來的調製師最讓人注目。給咖啡館帶來好生意。」

宴會上一位來自瑪琅市的偉利先生(Frans Willy),他是東爪哇「努山打拉」農園的退休高級主管,也是萬隆一家「Armor Cafe」咖啡館老闆。他對記者說:「來自西爪哇的調製師,現在聞名全印尼。來自東爪哇有百年歷史的調製師也望塵莫及。」

萬隆報紙「人民思潮報」,半年來頻頻報道西爪哇地區的咖啡種植園蓬勃發展,年年豐收。國際咖啡市場需求量不斷增加,讓農園主賺的盆滿缽滿。還有萬隆市裡咖啡館一體化的經營方式遍地開花。萬隆是咖啡的海洋。

喝了幾十年咖啡而不知其歷史者,應該不少吧,筆者便是其中之一。為了應付寫本文,到處找史料。把看到的簡述如下:

傳說在八世紀位於東非高原的衣索比亞國家的咖法區,有一位叫卡爾代(Khaldi)的老牧民,有一天放羊時發現他的羊啃嚼了一種不知名的果實後,歡蹦亂跳興奮異常。老人覺得奇怪,也摘了該果品嚐,結果也像羊一樣興奮起來。後來證實該果實就是咖啡。就開始在高原有計劃的種植。後來傳到阿拉伯,再傳到歐洲。從此以後在世界上逐漸流行起來。

咖啡何時傳到印尼?資料裡這樣說:1696年荷蘭人在印尼試種咖啡。由於1699年在印尼所發生的地震水災,使試種咖啡遭到全面失敗。不久,時任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市長尼古拉‧偉森(Nicholas Witsen)積極推動在印尼重新種植咖啡。1707年由荷蘭殖民政府把來自印度的種子分發給西爪哇各縣的縣長,再由縣長分發給當地農民種植。這一次的種植獲得極大的成功。

根據西斯沃普特蘭多(Siswo Putranto)在1978年所寫的一本書《茶、咖啡、可哥在國際上的發展》中說:「印尼咖啡產品在1712年頭一次參加在阿姆斯特丹的國際拍賣會上,獲得極大的成功。使印尼出產的『爪哇咖啡』(Java Coffie)聞名於世。」

在國外獲得好名聲。在國內發展情況,也很少有資料可查。

問起印尼最早的 咖啡館是哪一家?在哪裡?

筆者最近看到一本書,獲得答案。魯迪先生所撰寫的一本書《高地小店咖啡館》(Warung Tinggi Coffee,PT Bhuana ilmu Populer,2014)書裡闡述作者本人祖輩廖氏家族創立咖啡館的歷史:1878年7月31日一位名叫廖德勝的廣東籍男子在巴達維亞(今雅加達)的慕倫街上(今哈炎卜祿街)開了一家「高地小店咖啡館」(Warung Tinggi Coffee)。這是印尼最早第一家咖啡館。至今已有一百三十多年的歷史。發展到今天已經變成一家綜合性企業集團。現在由第四代傳人安可麗卡女士(Angelica,即該書作者第三代傳人魯迪的女兒)掌舵。

荷蘭人統治時代,萬隆市裡最有名的一條街叫布拉卡街(Braga)。我們華人叫它荷蘭街。因為這條街上的商店幾乎全部都是荷蘭人開的。這條街1882年開始興建。發展十分緩慢,過了十二年到了1894年,才從泥土路變成柏油路。這時才出現第一家商店,經營槍支。到了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才開始形成比較熱鬧的商業街。這時幾家咖啡館開始出現。其中一家叫:「Maison Bogerijen」的咖啡館於1923年開張, 幾十年來數易主人,今天還在原址經營,店名現在改為「Braga Permai」,這應該算是萬隆最早的咖啡館。當時只有荷蘭人政府高級官員、農園主及個別受荷蘭教育在政府部門和荷蘭洋行供職的高等華人、高等土著才敢涉足其間。「新客」華人就是再有錢,也因懼洋自悲不敢跨進其門。物換星移當今只要口袋裡有一點錢都可以「貴客臨門」享受佳餚美酒。為了給本文配圖,筆者在幾位朋友陪同下去咖啡館拍照。館裡牆上掛一幅上世紀二十年代該館舊貌油彩畫。我們在油彩畫前合影,另在館前也拍了像。然後我們就地飽餐了一頓才離開。

後來,高級酒店像「和曼」、「勃良安」相繼建起來,高級俱樂部「剛果利亞」也辦起來。這些地方當然都設有咖啡館。這應該歸入萬隆市第一代的咖啡館。在此享受的多是荷蘭人。那個年代的華人只能聞聞飄來的咖啡香氣而望「館」興嘆。

萬隆華人最早開咖啡廠的是一家名叫「阿羅瑪咖啡廠」(Koffie Fabrik Aroma);而最早的咖啡館是一家店名叫「請嚐試」的。說也湊巧這兩家是同一年開張,即1930年。這兩家在原址上延續經營至今。生意仍舊紅紅火火。

為了瞭解近況,筆者特地走訪這兩家老店。

上午十一點,我按預約時間到了萬瑞街51號(Jalan Banceuy 51)「阿羅瑪」老店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排長隊買咖啡的人群。約有三十個人,他們從店內排到店外的人行道上。我走進店舖,他們把我誤當不懂規矩的買客,就喊叫:「請到後面排隊。」我解釋非來買咖啡,是約見老闆。店員指示要我走另一邊的門。門開處,一位衣着不整、頭髮沒梳好、臉上有一層汗漬的人,帶領我進去。我以為他是職員。沒想到是老闆。

老闆帶我一邊參觀一邊講解:「這個咖啡廠是父親Tan Houw Sian(中文可能是陳孝仙)1930年創辦的。你現在看到的是1930年德國出產的烘焙爐。當年購置這個爐算是大投資。」

我看到的是一台老古董,其鍋爐還是燒木頭的。看來火勢很兇。難怪老闆臉上有汗漬。

當我發覺老闆是很隨和的人。我講話也沒有顧忌了:「甚麼年代了還用木頭燒火。老闆有沒有想過,換用新式爐子?」

他笑着回答:「用了八十多年,很好用,我會堅持用下去。因為烘焙出來的咖啡,品質可以保證。」

我發現在離鍋爐不遠處,四周堆滿了許多蔴袋。裡頭裝的都是咖啡豆。蔴袋都有記號,標明進貨日期。方便日後循序倒進烘焙爐裡。

「這些咖啡豆買來後,要把它曬乾,然後儲藏起來。最好放它七、八年才拿來烘焙、研磨成產品,才拿來出售。現在的人,為了生意周轉,沒有人願意這樣做了。」一邊說,一邊帶我參觀廠房後面的曬場。一地的咖啡豆鋪在地板上曝曬。工人不停地翻動那些咖啡豆。

我發現廠房擁擠逼仄、曬場面積狹小,我便問道:「老闆,我覺得廠房曬場都太小了,是不是考慮搬家,蓋一個大工廠,擴大生意。」

老闆笑道:「做人不要太貪心。我在這裡很開心,做人要知道知足。」

「老闆,我來之前已經打聽你的名字是Widya Pratama,我想問你,有中文名字嗎?」

「我不懂中文,沒有中文名字,不過有印尼文的中國名叫Tan Siok Hin(應該是陳叔興)。我在萬隆兩間大學教書。昨天剛辦完退休手續。」

「想問你一下,聽說你店裡賣咖啡有限量。真的嗎?」

「是的,在我店裡買咖啡,每人不可超過五公斤。」

「為甚麼?難道你怕錢賺得太多?」

「一下子不要買得太多。喝完了再來買新烘焙研磨的,喝起來更香。」說了哈哈笑起來。

「老闆,謝謝你接受我的訪談。」

離開了「Aroma」老店,就直接去「Purnama」咖啡館。它坐落在阿克特利街22號(Jalan Alketeri)。這家咖啡館對我來說並不陌生。孩童時期,父親已經帶我來過。至今有時候也會跟幾個朋友來這裡,喝我喜歡的奶茶,吃我喜歡的蒸果醬麵包。懷舊的客人也會跑來品味這館裡的傳統菜餚和飲品。有機會來萬隆,來此喝一杯也不錯。

看到館裡保留當年的樸素的佈置和老舊的桌椅,會讓人有「往事只能回味」的感覺。可以說是萬隆市裡「五十年不變」的咖啡館。

透過廚房的視窗,我看到廚房裡一位正在忙碌的華婦。

我問道:「請問你是老闆娘嗎?想打擾你一下,我想瞭解一下有關你們咖啡館的事。」

「你是甚麼人?」

「給報紙寫文章的。想寫你們的咖啡館。」

那位華婦從廚房走出來。她手裡拿着一張菜單遞給我,說道:「菜單上有介紹。這個咖啡館由我的祖父Yong A Thong(中文名應該是楊亞東)在1930年開起來的。以後就傳給我的父親,名字叫Yong Kie Lian(中文名應該是楊基連),算是第二代。由父親傳給我,我叫莉莉,算是第三代。現在已經傳給我的兒子算是第四代,他叫阿爾迪(Aldi)。我現在做兒子的幫手,每天來幫忙。」

我們談話時,一個年輕人走進來。莉莉對我說:「他是我兒子叫Aldi。」我們握握手。

「Aldi,你很年輕。你知道嗎,當年這個咖啡館,開張時是掛『請嚐試』中文店牌。」

「聽老一輩說過。這中文店牌我們保存起來。1966年政府要取消中文,禁止使用中文。才把咖啡館改為印尼文的『Purnama』。現在我們的咖啡館正在擴建,等建好了,我想再把它掛起來。」

「你知道『請嚐試』是甚麼意思?」

「我懂,我有補習中文。我有中文名字叫楊智成。」說時在桌面上的一張小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。

「年輕人真不錯。希望下一次來,會看到『請嚐試』三個中文字。謝謝你,也謝謝你母親給我訪談的機會。」

訪談就這樣結束了。誰想泡咖啡館,就來萬隆吧。

 

2016年9月20日


林萬里,1938年生。現居印尼萬隆,畢業於河北北京師範學院(河北師大前身)中文系。著有短篇小說集《結婚季節》、《林萬里文集》、《託你的福》;編選《印華短篇小說選》;譯著《印尼僑生馬來由文學研究》等。現任萬隆印華文學社主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