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
  • 全部
  • 內容
  • 期刊號
  • 時間
  • 欄目
  • 作者
當前位置:首頁 > 月刊 > 《香港文學》2017年2月號總第386期
月刊 《香港文學》2017年2月號總第386期
2017年2月號

當今,是電子時代,手機橫行,一機在手,的確方便,誰也不願意退回到以前。沒有手機的時候,出門極不便利,臨時有甚麼突發事情須交代,便只好聽從命運安置了。現在的年輕人,有了這種現代科技提供的便利,便個個運用到盡。其實也不盡是年輕人,就是街上的阿伯阿嬸,也幾乎個個一機在手。至於年輕或中年的上班族,更加不例外,你上班搭電梯,都擠成沙丁魚了,但還是有不少男女,全不顧環境,忙着撥熒幕,更有甚者,不理旁人側目,在那裡口沫橫飛講私人電話。現代科技是雙刃劍,端的是看你如何利用了。也許是手機改變了現代人的生活方式,比方說,一幫人聚會,總是十有七八在低頭玩手機,而對同桌的人視而不見,寧願跟不在場的遠方的人溝通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我們決定推出手機專輯,提請諸位暢談手機的長短。

除此之外,本期葛亮的小說,原本是為上期「香港作家小說專號」而寫,但因他事忙,完成時已過發稿日,只得拖下。關麗珊是《香港文學》的老作者,她這次寄來一篇新作,讓我們驚喜。而心薇的〈預視〉,帶點迷幻色彩,也希望讀者喜歡。至於文學批評,陳國球為鄭蕾作序,拒絕遺忘,和本土搭起記憶之橋,值得看重。劉俊論施叔青小說,縷述她如何從心理探索進入心靈觀照,是用心之作。而蔡益懷談香港文學在地書寫六座標及筆下風情,更有一種貼地的感受。

當然還有其他種種,在手機橫行時代,我們不妨放緩腳步,停一停,回到紙本世界,欣賞文字的樂趣。

陶然
2017年1月9日